大连瑟维斯科技搬家有限公司

免费咨询热线

18624441312

最新公告:大连瑟维斯科技搬家有限公司从事长短途搬家运输。为企事业单位、家庭昼夜服务。
服务项目
联系方式

地址:大连市甘井子区泡崖街道

电话:18624441312

Q Q:18624441312

邮编:116000

邮箱:swskeji@163.com

个人搬家服务

当前位置>主页 > 服务项目 > 个人搬家服务 >

想想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
文章来源:未知 更新时间:2021-04-18 14:07

  裴戈感到裤管都鼓鼓囊囊的,没过多久,气流又恢复正常。

  想想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,只要能从均压水舱里出去,就能够到水坝的底部,如果不做压力设计,凶猛的水流会直接冲破水电站,把里面的设施淹没。

  为了以防万一,戴兵将第一扇门也关得死死的,把内锁扣全然扣住。

  “你这样要是我们困在这里怎么办?”任寒秋一边摆弄密码机,一边吐槽:“待会机械姬就守在外面,我们万一不能从这边逃走,原路返回就会被抓个正着。”

  戴兵冷冷道:“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。”

  他这么做是原因,对裴戈能力的信心。一路走来,他也见识过裴戈的厉害了,只要有她在,任务就成功了一半。

  第2道门是密码门,本来以为整栋楼的密码都会换成新的计算方式,结果任寒秋一看,这里的密码并没有改变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机械姬从来没有使用过均压水舱,去检查什么水文状态,它们只需要care发电量够不够就行了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均压水舱属于特殊设计,密码系统是另外的,没有加载到中控室去。

  第2个门也被顺利打开,裴戈终于看到了均压水舱的模样。

  它很小,被卡在空洞里,就像一颗蓄势待发的鱼雷。

  水舱的上半圈,是用钢化玻璃做的,非常的坚固,能够给研究人员呈现透明的视角,下半圈还能生出触手,方便抓取水底样本。

  什么都好,就是它的侧边绑缚着钢锁,此刻钢锁就躺在地上,盘绕着,像一条巨型蟒蛇。

  裴戈提起钢锁,掂量了两下:“就是这玩意儿碍事儿吧?我试试看能不能把它弄断。”

  “先别忙。”任寒秋慌忙制止了她,“没有这块钢锁系统很可能会报错,毕竟这是均压水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装置。”

  当初设计的是为了保证内部人员的安全,系统会自动检测钢锁是否拉好,一旦出现问题,舱门都打不开。

  任寒秋启用了应急电路,率先钻进均压水舱里做了一番探索。

  “应该是可以使用的,希望咱们运气好一点。”

  戴兵还在想拉索的问题:“现在不斩断拉索的话,等到时候水舱出去,我们岂不是也没办法回到水面上?”

  “确实如此。”任寒秋道,“我暂且也没什么好办法,水舱里面有救生衣,但是如果只靠它想要浮到水面上,不保证我们到时候还能活着。”

  这一点裴戈深有体会。水坝实在太深了,在满负荷运转的状态下,底部水流的动向是非常混乱的,一旦离开水舱,人会被冲得晕头转向,根本就没有办法直接上浮。

  任寒秋的话算是非常委婉了,其实他应该说:“就这样想要逃出去,必死无疑。”

  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声音。

  戴兵赫然道:“糟糕,机械姬已经追过来了!咱们快到水舱里去!”

  三人全都挤进了均压水舱,还要给任寒秋腾出一些操作空间。

  任寒秋手忙脚乱,拼命回忆过去的操作流程,幸亏他的脑子够用,不然就直接给机械姬送人头。

  通过透明玻璃,戴兵已经看到了机械姬的身影。他们这是不通过第2道门。

  一旦他们进来,肯定会阻止他们逃走。

  “赶快打开第3道门,把均压水舱放出去!”现在也顾不得有没有拉锁了,至少不能在这里被机械姬抓住。

  任寒秋的心跳飙到200,努力推动控制阀。

  “机器自检完毕,充电完毕,控制阀门打开中,马上进入水道,请做好准备……”

  要把均压水舱送到河道,并不是简单的打开阀门就能做到的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设计这台设施的时候,会专门有一个狭窄的甬道。

  甬道其实就是一个缓冲区域,尽量防止有水漏进去,而机器缓慢的往前推进,就像一片胶囊一点点的通过肠道,进入到胃袋。

  可是在慌乱之中,任寒秋可能按错了什么按钮,均压水舱以加快的速度发射出去,一时间就像地震了一样,所有的仪表都在叫,紧接着便迎来了失重感,玻璃窗外的灯灭了,他们来到了彻底的黑暗之中。

  任寒秋努力维持身形,爬起来打开了均压水舱外部的灯管,看到玻璃窗外的尘沙和气泡之后,脸都白了:“我们现在已经被释放出来了!抓好!”

  话音未落,均压水舱就翻了个身,里面的三个人就像跌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,摔得昏头转向。还好内部的空间比较狭窄,不然肯定会撞到什么而受伤。

  裴戈赶忙抓住固定物,勉强将身体控制住,等待机器回到正常状态。

  均压水舱相对平稳了,安装在侧面的拉锁绷直。

  这也意味着“发射成功”,他们顺利来到了水电站的底部,因为有拉链的牵引,他们不会因为混乱的水流而被冲走。

  但也正因为有拉链,始终无法和水电站脱离,而机械姬已经追来了,危险还没有解除。

  一旦机械姬想办法把拉链拉回去,均压水舱也会被拉回去,他们三个人定然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裴戈当机立断,对戴兵道:“保护好任寒秋,我出去把拉锁弄断。”

  “任寒秋,把缓释门打开,我要出去,你们不用管我,到时候自己逃开。”

  在这样极端的情况下,一旦离开均压水舱,眼皮都睁不开,人瞬间就被乱流冲走,又怎么可能锯断拉索。

  在任寒秋看来,这简直就是自杀行为。

  “你疯了吗?现在你出去,无异于送死!”

  但他自己也无法否认,不出去也是个死。

  戴兵虽然也很震惊,但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不拒绝,因为他知道裴戈手上还有一张通往玩家市场的传送卡,如果真的到了无可挽回的境地,她凭借这张卡就能逃出升天。

  再说了,哪怕斩断拉索,乘坐均压水舱离开,等上岸之后他也不一定能够护任寒秋周全,外面也多的是机械姬,他不想继续连累裴戈犯险。